决战76天武汉正式解封!有人连夜收拾行李,开车和妻子出城


左三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4月8日,中国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馆再次发布出行风险通告,提醒中国公民切勿贸然尝试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,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,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,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“通俄门”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。

福奇的前上司、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唐娜·莎拉拉说,“福奇正在扮演和他过去一样的角色,以确保科学是准确和明确的”“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,对美国公众可信的人是科学家和医生,而不是政客”。

通告指出,截至目前,通过莫斯科-符拉迪沃斯托克-绥芬河路线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累计达84例,均为中国籍。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。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,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,“这不是我的风格,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。我是一名科学家,一名医生,一名公共卫生人员,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。”

福奇说,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5日面对直播镜头,他手举“30天疫情防控指引”说,这是疫情防控“唯一也是最好”的工具。

上周,格伦·费恩被任命为由10名监察长组成的新冠肺炎救济法案督察小组的主席(top coronavirus watchdog),该委员会的职责是监督美国联邦政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应对措施,其中包括医疗政策和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救助计划。